以色列特勤局采购医疗物资 不透露出口国引发猜测


抵达医院后,一名工作人员在入口处接受了体温检测,随后进入了办公区域,与医院人员对接,告知要接走放在太平间的遗体。

确认身份无误后,马尔默和同事便将装着尸体的袋子搬运进车厢,随后出发前往殡仪馆。抵达殡仪馆后,一个隐藏在地板上的气动升降机将遗体运到了地下室。在这里,马尔默将对遗体进行防腐处理,为葬礼做好准备。

与此同时,火葬场目前没有足够的停尸房存放新运来的新冠肺炎死者遗体。马尔默公司所在的地区只有四个火葬场,如今全被“压垮了”。该公司一名工作人员说,他们必须挨个和火葬场确认,按照规定时间安排,基本上火葬场会从车里直接将遗体接走进行处置。

疫情爆发的另一个后果,是遗体从医院到殡仪馆,再送往最后安息地的过程变得复杂而缓慢。“我们现在陷入了困局中,”马尔默说道。“从来没有面对过这样的局面,我们同样处在一个未知的领域。”奇斯曼解释道,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新冠病毒的测试速度,尽管纽约已经加快了速度,但他说仍然需要几天时间才能得到结果,拿到死亡证明,然后获得火化或埋葬遗体的许可。

报道称,3月30日为运输机卸货花了两个小时。

马尔默说,过去到太平间接遗体时,只需要派一名工作人员,现在需要派两个人完成这项工作,因为大部分保安都十分害怕,不敢接近新冠肺炎逝者遗体。

这一人类史上最大的隔离事件,让中国新冠肺炎感染者减少了七十多万人,对疫情的遏制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为全国乃至全球赢得了宝贵的时间。那么武汉封城及停学、停工等隔离措施对武汉本身的疫情防控起到了什么作用?封城又应该在何时取消?

每天不停歇地工作 遗体运输车常“满员”

3月31日,白宫疫情应对小组成员比克斯在新闻发布会上展示预测数据模型显示,或将有10-24万美国人死于新冠肺炎。而作为美国疫情的“震中”,纽约市目前大约每六分钟就有一人死于新冠病毒感染,随着确诊病例将在未来几周达到顶峰,这一比率可能还会上升。据纽约一家大型医院的高级雇员透露,该医院的模拟数据显示,本周四入院人数将迎来进一步飙升。

即使亲人并非感染病毒去世的家庭也会受到影响。马尔默的公司还从其他国家运送逝者遗体回到美国,但这场疫情让国际旅行变得极为受限且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