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症状感染者如何管理?国家卫健委:两小时直报,14天集中隔离


澎湃新闻:针对您提出的第一条建议:关注关键人群,防止他们传染更多的人,具体是指?

现在最担心的是,到了南半球进入冬天疫情有可能再度发展起来。比如说在非洲,非洲国家的医疗资源、防控措施是不是能做到位让人担心。当年在非洲爆发埃博拉疫情的时候,全世界还可以去支援,但是现在欧美那么多强国都受到重创,如果非洲疫情暴发,支援的力度会有多大呢?

当然我也不认为韩国的这些措施可以在纽约完全照搬,但是新确诊者的移动轨迹,他们可能接触的人群等必要信息需要告知到纽约市民,只有他们了解到这些情况,知道危险就在身边,依从性才会加大。

杨功焕:目前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说法,这些药都只是在临床试验阶段。我知道大家现在都在找药,想尽快研发疫苗。但是我们只能够听科学家按照严格临床实验结果来告诉我们,哪一种药有用。在此之前,我们只能靠公共卫生措施来阻止疫情的蔓延。

即使近几天来,纽约州和纽约市的新增确诊病例每天均达到数千,但依然需要进一步调查这些确诊者过去14天的活动轨迹和接触人群。这项工作的工作量巨大,但这是必须要完成的事情。即使感染者已经众多,也必须尽可能发现他们,从而准确地找出密切接触者,才能切断在社区中的传播链。

当地时间3月21日,纽约的街道。 新华社  图

美媒认为,特朗普的言论反映出政府官员日益增长的信念,即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防止未表现出症状的感染者传播病毒。目前,美国卫生专家认为,用织物覆盖鼻子和嘴巴,可以阻止把病毒传播给其他人。

杨功焕:现在虽然绝大多数的餐馆、酒吧等都已关闭,但整个纽约还是有很多人仍在工作。这些人可被视为人群中的关键人群。公共卫生部门需要把这些人员单独列为关键人群,确保他们得到有效保护,避免被感染;由于这些人员接触人群的范围远远超出一般人,如果他们被感染而没有得到检测,或者因为症状轻微而继续工作,这些人就会成为重要的传染源,感染更多人。

这方面州长一直试图说服年轻人,甚至是痛心疾首地批评年轻人,在新闻发布会上几乎是声泪俱下、声嘶力竭的在劝大家。

我觉得光是靠这种责骂可能没有用,年轻人真的不知道问题严重性。而且完全待在家里也不完全解决问题,因为毕竟有人有必须要去做的工作。但是如果你清楚地告知民众风险区所在,会减轻人们不必要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