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号员回忆列车脱轨:事发前1分钟接调度电话 晚了


要做到这点,就需要每天把新确诊者的信息(涉及隐私的个人信息依然需要隐匿)告知纽约的市民,特别是感染者的去向,可能的交叉路线。让市民们警惕。而这种告知,可以通过短信提醒,类似于我们在暴雨来临时收到的洪水警报。有一点奇怪的是,此次纽约“停摆”以来,我们基本未从这个途径收到有关“新冠病毒”感染的信息。这个途径对于确保大多数人知晓应该是有效的。

澎湃新闻:您的第二条建议:进行个案流行病学追踪调查,为有效切断传播途径提供依据;现在纽约每天新增数千人,再去追踪是不是太晚了?

杨功焕:在纽约市的确诊患者中,50岁以下占到总病例数的56%。年轻感染者比例如此之高,其原因在于很多年轻人觉得自己不会感染,或者感染了也不严重,因此无视政府的规定,仍然经常外出玩乐。

只要采取有效的公共卫生措施,有效隔离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就能减少病例的发生,从而降低新冠病毒感染人数的上升幅度,争取时间,避免医疗资源崩溃。

截至北京时间3月31日06时30分左右,美国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突破16万例,纽约州累计确诊数已超6.6万。

杨功焕:防控措施其实就是两个方面,一个是围堵,一个是延缓。这两个策略都是有用的,但是时机不同。在病例还不是很多的州,只要很好地发现传染源,有效隔离,切断传播途径,并不一定需要封城和完全停摆就能达到有效切断传播途径的目的。一旦到病例比较多的时候,一定是采取延缓策略。任何一个国家采取的策略,都只能根据自己国家的社会制度、风土民情和文化来决定,不能够完全学哪个国家。

杨功焕:纽约州长现在就明确说跟不上。他在每天的记者发布会上就说,现在还缺一半多,现在是在建很多医院,拼命在补。但是我觉得两三周之内也很难补上,因为这个病人基数太大了。

杨功焕推测,美国在1-2月份已经有输入的新冠病毒的感染者。这些感染者并没有被识别和隔离,病毒在美国不断传播。现在纽约已经丧失了初期进行围堵的时机,疫情出现了井喷式的局面。

所以我建议,如果前期把预防隔离措施做得更到位一些,就不会在三周内达到14万人的高峰,而是一两个月以后达到,暴发波峰就会延后。

(昨日通报广西有境外输入病例密接者184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