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体彩网

歡迎光臨銀元園地袁大頭圖片及價格。

關于紫砂茗壺的起源問題
來源: http://bdshine.com  收藏文化  袁大頭銀元圖片及價格


格調高雅、工藝精湛的紫砂茗壺,是中國傳統藝術寶庫中一顆璀璨的明珠。長期以來,紫砂壺的起源,一直是人們感興趣的探討課題。目前,紫砂研究氣氛熱烈,有關著作不斷問世,成果斐然。
多數研究者持“宋代起源說”,這種觀點是我們所不能贊同的。據我們目前所掌握的文獻資料和考古資料來看,最早在元代,專供泡茶用的茶壺,才從唐宋壺具中分離出來,至明代中、后期,又在一般概念中的茗壺之中出現了紫砂茗壺,并在社會諸多因素影響下迅速成熟起來。實際上,大概在1976年以前學界對紫砂茗壺的起源意見較為一致。明清以來的學者也都認為始于明代,這是因為從文獻著錄到考古實物,有明確紀年可考的紫砂壺實物均為明墓出土。1976年宜興丁蜀鎮蠡野羊角山宋代龍窯窯址被發現后,出土了一批紫砂殘器,有研究人員開始認為應當把紫砂茗壺的歷史提前到宋。那么羊角山遺址到底是一種什么樣的狀況呢?這處紫砂窯址是1976年基建施工中發現的,據“調查簡報”(《中國古窯址發掘報告集》)介紹:該窯址大都已被挖,僅殘留窯頭于地下。在有關的紫砂堆積中,采集到宋代特征的紫砂標本,大都為壺、罐殘件,其中有“龍頭形壺嘴”、“雙條形壺把”等。標本中也有年代稍晚的,如“六方長頸壺”“已具有明代早期特征”。同時在構筑此窯的黃土層中,發現“兩排傾斜的亂磚砌成的磚垛,此磚尺寸較小(25厘米×13厘米×3厘米),與江南北宋墓穴中常見的小墓磚相似。”根據這些理由,“簡報”認為“此紫砂窯的年代,其上限可早到北宋中期”、“下限延至明代早期”,延續時間較長。然而黃土層中的磚垛,雖可認其為宋磚所砌,但不一定為宋人所砌,這些磚只是亂磚,且數量不多,被后代建窯時就地利用的可能性很大。同時“簡報”認為“南宋以后則不見”的雙條形把明中期同樣存在。
1991年無錫南禪寺工地明井中發現的廣口帶流、直腹缸胎砂罐,就是這種雙條把,同時出土的有明正德青花折枝花三果雜寶茶碗,其時代依據確鑿。將此罐與“簡報”所示雙條把壺相比較,兩器造型基本一致,故我們認為將雙條把壺改稱為罐則更為合適,其胎系缸胎還是紫砂胎,亦可研究。
再如“簡報”歸入宋代標本中稱為“素式”的一種壺嘴,其制法粗獷,系泥片卷捏而成,嘴端往往留有一角缺口,這種壺嘴也是明代日用陶常見的。1985年無錫市無錫日報社工地明井中出土黑釉四系陶壺,也是這種壺嘴。至于“簡報”認為“多見于兩晉到隋唐器物以后似不多見”的壺嘴粘貼工藝“打洞捏塞法”,在明代日用陶中更是普遍,不再舉例了。從以上標本所得印象,此堆積中有許多是缸胎日用砂陶,并非紫砂器。另據“簡報”而知,紫砂堆積所在斷層自上而下分為四層:第一層厚約4米,是近現代廢品;第二層厚2米~3米,是混合層,其中雜有“歐窯產品殘件”;第三層厚1米~1.5米,“整個斷面呈灰紫色”,即紫砂堆積,此層還可細分3A、3B、3C三層,每層約0.4米;第四層即是出磚垛的黃土層。由于第二層中的歐窯器已確認是明末清初產品(同時出土晚明青花壽字、清康熙青花花果紋碗)則此層年代應是明末清初。紫砂層也就是第三層厚僅1水~1.5米,無長期停燒的痕跡,其地層連續性很清楚.那么羊角山遺址下限應早于明末,但其上限頂多至明中期,提前下到明早期。
發掘出土的這批紫砂殘器,器型以壺為多,也有少量罐的殘片未見一二層較多的那種厚重而粗糙的缸、瓷類制品。殘片數量較多,許多是壺的流、柄、蓋的局部,經當地考古工作者的粘接和復原,基本上可以看出壺形器的造型特點。它們的造型大小不等,有高頸壺、短頸壺兩大類,壺柄有單泥條柄、雙泥條柄兩種,而且有細長柄與短粗柄之分。壺嘴有細彎與短粗兩類。流上多有龍形、虎形的雕塑裝飾。壺的蓋子有平蓋與罩蓋兩種。蓋鈕的形制就更加豐富了,有的塑一只鼠形小獸,還有寶珠形、饅頭形和圓柱形等多種形制。大抵來說,平蓋壺大多是圓形腹,罩蓋多為六方、八方形壺身。有的壺把手上方與肩齊平處還貼有一個小巧的半圓形鏤孔系,是模仿瓷器裝飾中的“盲系”而制;壺嘴與壺身、提梁柄與壺身的粘接是采用早期的鉆孔塞泥法,壺身內壁流口外緣泥巴清晰可見,只是在壺的外側器表嘴與壺身粘合處,為了彌合與掩飾接痕特意貼飾一柿蒂形泥片。羊角山出土的這批殘片,經與幾件有明確紀年出土的明代完整器物相對照,不難發現,兩者的胎泥顏色、制作工藝、形制大小、裝飾內容都比較一致,應屬同時代、同時期的器物。這座龍窯內也未見有宋代其他品類的陶瓷器出土,也未見可以參照的窯具之類器物,因此我們認為將羊角山窯址出土的紫砂器定為明代中期前后較為妥當。宋代紫砂窯址的說法,目前尚缺乏令人信服的足夠依據。
堅持“宋代說”的學者們認定的依據除這批羊角山出土物外,還有1965年5月在江蘇省丹徒縣新豐鎮前姚村發現的一口古井,井中出土文物24件,有盛水或盛糧食用的帶雙系的平底釉陶罐,帶把雙系釉陶執壺,帶把四系平底醬釉陶壺和兩件青釉蓮瓣紋瓷碗,其他是鐵制的鐮刀、斧頭等生產工具以及婦女梳妝生活用品。
比較能說明年代的是三枚銅錢,一枚是“元豐通寶”,另一枚為“皇宋元寶”。同時出土一件紫砂壺,高12.2厘米,腹徑17.5厘米,(已失蓋),小口,扁球形腹,短彎流,單把柄,大底平坦,泥色發紅,壺嘴與壺把為鉆孔塞泥法而成,壺內有手捏制的痕跡。另外兩件喇叭口垂腹壺,褐紅色胎,上半截為黃褐色釉,顯然是釉陶制品,與紫砂并不相干。有人稱丹徒古井出土了三件紫砂器顯然是將這兩件釉陶壺也包括其中了。由于是早已廢棄的古井,井中堆積的棄物沒有明顯的地層關系,可能是一次丟棄的,也可能是數次丟棄的,只有宋錢有據可依,其他的生產、生活用品時代特征不很明顯,惟一的一件紫砂壺,從壺身扁球形的造型,與壺嘴、壺把的粘接工藝來看,與明墓出土物十分接近,應當是明代制品,何時丟棄入井,尚不可知。
還有一些現代學者是根據宋人留下來的詩文,提出紫砂源于宋代,主要引用的是這幾段文字記載:
“小石冷泉留早味,紫泥新品泛春華。”
——梅堯臣《宛陵集·依韻和杜相公謝蔡君謨寄茶詩》“雪貯雙砂罌,詩琢玉無瑕。”
——梅堯臣《宛陵集·答宣城張主簿遺山茶次其韻》“喜共紫甌飲且酌,羨君瀟灑有余清。”
——歐陽修《和梅公儀嘗茶詩》“窗外爐煙自動,開瓶試一香泉。輕濤起,香生玉塵,雪濺紫甌圓。”
——米芾《滿庭芳·紹圣甲戍暮春與熟仁試賜茶》
這些宋人詩句中談到的紫甌、砂罌、紫泥究竟是不是我們現代所指的紫砂茶具呢?在弄清這個問題之前,我們應當首先了解一下宋代的飲茶習慣。宋代的茶葉不是我們現代概念中的散茶葉,而是制成半發酵的膏餅,飲前先把膏餅碾成細末,放在茶碗里,再用剛沸的開水沖泡,水面即刻會泛起一層白色的細沫。宋代的茶盞雖然有很多顏色,有白釉、青白釉、青釉、醬釉、黑釉等,但就襯托泛起的白沫來欣賞其狀態這種品賞趣味來看,黑釉類茶盞,最受時人歡迎。當時從最高統治者宋徽宗到一般的文人名士乃至有品茗雅興的茶人,全都偏愛斗茶,推崇福建建窯生產的紫褐胎黑釉茶盞,正因為這種特殊的需要,紫胎的建窯盞得到極大的發展。
宋人歐陽修“喜共紫甌飲且酌”,米芾“輕濤起,香生玉塵,雪濺紫甌圓”等詩句中的“紫甌”,其實是指縈釉(現稱黑釉)類的碗盞,蘇軾“銀瓶瀉油浮蟲豈酒,紫碗鋪粟盤龍茶”,“明窗傾紫盞,色味兩奇絕”之句可證。宋代生產的紫釉碗盞,以兔毫盞、鷓鴣斑、紫定等品種最為名貴。蔡襄“兔毫紫甌新,蟹眼清泉者”;楊萬里“鷓斑碗面云縈字,兔褐甌心雪作泓”等句均是贊詠此類碗盞的名句。這里提到的“紫甌”顯然和紫砂壺不相干的。由于福建建陽的兔毫盞的胎泥是紫色的,所以稱為“紫甌”,詩中的“雪”字是指被沸水沖起的白沫,這種白色的茶沫在黑釉兔毫盞的襯托下色澤分明,富有詩意,兩者相互烘托,融為一體,可謂斗茶時享受到的最高境界。聯系到梅堯臣“雪貯雙砂罌”,米芾“雪濺紫甌圓”,都是詩人在斗茶時所見的茶湯泛起白沫與紫胎黑釉盞相互襯托,爭奇斗艷的情景描述。
如果將建窯生產的紫胎黑釉瓷器理解為紫砂陶,顯然是不合適的。
再者,“甌”字的本意是指小盆形的器皿,《說文解字》:“甌,小盆也。”《方言》:“扁瓦,其大者謂之甌。”宋人詩文中出現“甌”字應指茶碗、茶盞,而非指茶壺,將“甌”視作“壺”,這從字意上來說也是解釋不通的。因此,宋人詩句中的幾句題詠詩詞并不能作為紫砂器源于宋代的科學依據。
話又說回來,當我們反復研究羊角山這批紫砂殘片的時候,會發現當時的制作工藝已具相當的水平。壺器的制作較罐、缽、盞的難度都大很多,需要安裝必備的流、柄、蓋,要求粘接牢固美觀,和諧而勻稱,有時還要在蓋面、柄端加飾掩蓋接痕作用的浮雕裝飾,在此之前應當有一個更為原始而簡陋的制作過程。宜興地區的古代匠師們對砂泥性能了解和熟悉使用不可能一蹴而就,而是幾代人共同努力、日積月累的寶貴結晶。宋人極講究飲茶,茶文化至宋已有了很大的發展,作為最宜于茶的紫砂茶具與茶事的結合和碰撞始于宋也許更合乎事物的發展邏輯。它們一開始不見得能制出形制略為復雜的壺類,極可能是盆、缽、罐、盞之類的簡單造型,但迄今為止,我們不曾見宋墓或可以完全確認的宋人遺址有紫砂器出現。我們相信,隨著我國考古事業的發展和地下寶藏的不斷出現,在不久的將來,也許我們會有宜興紫砂的新發現,我們期待著這一天早日到來。

分享給朋友->

上一篇:元史:脫脫復相與開河變鈔
下一篇:楊氏(鳳年)風卷葵壺

最新價格
熱門價格
河北福彩网-欢迎您 河北彩票网-安全购彩 浙江体彩网-Welcome 浙江福彩网-Home 浙江彩票网-河北体彩网 广东体彩网-推荐 广东福彩网-官网 吉林体彩网-欢迎您 吉林福彩网-安全购彩 湖北体彩网-Welcome